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产业监测 > 并购重组 > 光伏电站收购
印证电易汇此前质疑 因大幅度打折出售三家光伏电站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协鑫集成透露交易背后内幕
文章正文

正如电易汇此前所分析的那样,协鑫集成为了甩包袱或者是回笼资金,不惜在此次出售中,给予买家较大幅度的折扣。

 

而该公司最新发布的一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则间接证实了上述判断。

 

就该公司的公告来看,其因为出售三家光伏电站股权一事,收到了深交所问询函。而就该问询函来看,基本上如电易汇所分析的那样,焦点主要集中在上述光伏电站的估值上,包括三家光伏电站的估值方法、乌兰察布市香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最终收购价为何较其估值出现大幅折扣等。

 

根据公告,该公司将以4.1亿元出售三个光伏发电项目公司的全部股权,而电站买家为国家电投集团所属的国家电投集团河北电力有限公司。

 

具体来看,此次交易中,价格最高的为乌兰察布市香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岛光伏”),交易价格为2亿元。

 

不过,在买家付款上,却通过两种方式,香岛光伏的51%股权转让款,将由国家电投河北以现金支付,而另外的49%的股权转让款则通过对项目公司减少注册资本的方式实现。

 

数据显示,香岛光伏在评估基准日的净资产账面值为2.76亿元,此次交易采用收益法评估的评估值基本与其账面净资产相当。

 

不过,在最终的转让价格上仅为2亿元,较其评估值减少7600万元。

 

根据协鑫集成的解释,之所以出现7600万元差异,主要在于买家——国家电投集团河北与资产评估机构所使用的估值方法不同。

 

其中之一在于香港光伏的上网电价上,根据资产评估机构的测算,该光伏电站的利用小时为1622小时,其中的1400小时适用于保障收购小时数,其对应的上网电价为标杆电价,而剩余的200小时适用于电力交易电价。

 

与之相反,国家电投河北则认为,其对应的保障小时数只有1200小时,其他的发电量都要适用于交易电价。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在对国家电投河北的上述评估依据进行解释时,协鑫集成并没有明确指明,即便上述1200小时的保障利用小时的上网电价是适用于0.2829/千瓦时的标杆电价还是也要适用于0.055/kWh的交易电价。

 

除了上网电价外,另一差距在于光伏电站的资产折旧年限上,资产评估机构给出的折旧年限为25年,而国家电投河北给的仅仅为20年。而折旧年限越短,也就意味着其每年需要从收入中扣除的成本金额越大,自然其净利润也就越少。

 

就协鑫集成公布的数据来看,香岛光伏一期2018年的利用小时为1,450.28小时,2019年则增至1,650.50小时,均已经超过了1200小时的保障利用小时。

 

除了香岛光伏的转让价格较其资产评估价格大幅下降外,其他两个光伏电站则主要出现在资产评估环节。

 

根据电易汇的整理,协鑫集成此次出售的另外两家光伏电站项目公司分别为光山县环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金寨鑫瑞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交易价格分别为6000万元及1.5亿元。

 

不过,在资产评估上,上述两家光伏电站均出现较大的资产减值,减值率分别达到了45%12%

 

对此,协鑫集成表示,上述两家光伏电站资产出现减值,主要原因在于增值税,2020年财政部未延续此前出台的对纳税人销售自产的利用太阳能生产的电力产品,实行增值税即征即退50%的优惠政策。

 

此外,与出售时发布的公告相比,在此次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协鑫集成还公布了上述三个项目的具体信息。而就电易汇的整理来看,无论是在发电量上,还是上网电价上,上述光伏电站的基本面还都是不错的。

 

而对于其给出的香岛光伏之所以出现大幅折价,粗看有理,但问题是,既然是电力交易,那么意味着其上网电价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意味着其20200.05元的交易电价未必能适用于2021年、2022年,甚至更长时间,是否将这种电价的变化考虑到其估值上了,不得而知。


更多光伏产业


光伏上市公司


光伏企业深度分析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电易汇光伏企业网


或者微信公众号,光伏数据汇

相关推荐
  • 广东测评
  • 电力交易
  • 数据
  • 企业
  • 项目动态